丝袜大魔王15-淫行的代价16-初嚐女性的羞耻 - 丝袜大魔王15-淫行的代价16-初嚐女性的羞耻

来源:   发布时间:2019-11-29 01:46:36   浏览次数:10688

丝袜大魔王15-淫行的代价

(作者︰Alpha Wing)


不知不觉,已经是淩晨时分了,找了琴乃和姬丝汀已经约三小时。就算魔力稍为回复,可以在天空上找,漆黑的夜空也会成为她们俩的保护。至于沙织,就更不用说了,失去魔力的她只是个普通人,四处盲摸。只是因为她担心琴乃,仍然坚持在碰运气。突然间从北方约十公厘的郊区上空出现一道紫气,是强大的魔力,我有不好的预感,但还是立即赶去看看。

「姬丝汀!!」我远处看见一块荒地上站着一个金髮、长着黑翅膀的少女,想都不用想我就叫出来了。

「嗨∼阳太∼快看快看,我把使魔皇帝召唤出来了。」她身旁飘浮着一个女性,被一团大光所包围,耀眼得几乎看不清楚。但很快光芒就消失,眼前的形象实在太吸引了。这个女性是个外貌看似约二十岁的人类,粉红色像一根根细丝般软弱的秀髮,脸蛋清秀脱俗。因为没穿衣服,所以身体每吋细嫩的肌肤我都能尽收眼廉。虽然一双乳房极为丰满,可以隆隆突起毫无下垂的迹象,就算不用摸,也看得出是极柔软又富弹性的手感。还有纤幼的腰部和修美的双腿,就连指甲都美得无可厚非。唯一比较特别的是她背后有三双像水晶般的翅膀,我欣赏得呆了,姬丝汀不停的叫我也毫无反应。

 



「这……这就是使魔皇帝?简直不敢令人相信……」起初我还以为使魔皇帝会是一头穷兇极恶的怪物,怎知竟然是如此美丽的胴体,连沙织、琴乃和姬丝汀几乎都要比下去了。她渐渐的下降到地上,然后张开双眼,向我微笑。我好不容易才回过来的神又被她水汪汪的眼睛吸引住了。

「姬丝汀,是妳把我召唤出来吗?」皇帝望向姬丝汀一眼。

「嗯!!」姬丝汀很爽快的回应。

「你就是黑魔法的施术者吗?」皇帝望向我。

「呃…是……我就是……」我很久没试过对着女性会怕丑了。

「初次见面,我是使魔们的皇帝,叫做路西法,你的事我已经知道了,真是感激不尽,我的僕人(指姬丝汀)给你添麻烦了,而且还要你吃下天使她们不少苦头。」她行过来,双手捉起了我的手以示感谢。我感受到她的双手十分柔软。

「别……别客气……哈…哈哈哈」我一直都以为沙织和琴乃要消灭的使魔皇帝是个大魔头,怎幺现在出现的,是个极品美女,而且还很温柔有礼,实在令人大惑不解。

「阳太……你的下面…隆起了……是不是我令你难受了?」皇帝挨过来,那双软绵绵的乳房已经压到我胸膛上。

「不…这…这只是……我……」我快受不了她那种水汪汪的眼神,而且全身都散发尽难以抵挡的香气,肉棒快要顶出裤子外了。

「不要紧的……我可以令你舒服一下的……」路西法跪到我面前替我拉开裤链。虽然不太理解为何堂堂一个「皇帝」会跪在人前,不过我想大概使魔没有下跪与尊卑等观念吧,至少我看路西法跟姬丝汀的对话就像朋友一般。但显然我没有多想,裤子被鬆开后,阳具就「啪」的一声打在路西法的脸蛋上。

「对…对不起……你没事吧?」我连忙向她道歉,其实我并不把她当成是甚幺皇帝皇后,反正这样的美女,是男人都会特别怜香惜玉。

「不…不要紧……阳太你的肉棒好大哦,路西法可以吃吗?」路西法两手举着我的肉棒,嘴唇都快要碰到我的肉棒了。

「可以!!当以可以!!」被女性这样的询问,天下间会有拒绝的男人吗?路西法低下头,用那鲜嫩欲滴的粉嫩双唇将我那红得发紫的龟头吞进了嘴里,并且开始前后吞动了起来。

 



「喔…!好……好舒服…第一次……这幺舒服…嗯啊…」明明已经身经百战的我,竟然受不住一个女人单单的口交,下身几乎麻痺得无法站稳,难道这就是使魔皇帝的力量吗?口唇快速地前后吞动着我的大肉棒却仍能用舌头舔弄马眼,而且吸力大得几乎要扯出我的精液般。啊……不行了,连手指都伸进我的肛门里搅动。连一分钟都没有,在路西法的手指稍为轻轻的按压我前列腺后,精液便源源不绝的喷出来。只见路西法合上双眼,露出着享受的表情吞下我的精液。但毕竟我的射精量仍然值得自毫,在她的小嘴无法吞尽后,只好吐出肉棒,让精液缓缓的流在自己的乳沟中。

 



「嗯嗯……阳太好厉害,射了这幺多还很有精神,这次可不可以插入路西法的小穴?」我还以为她会取笑我早洩,竟然称讚起我来。甚至已经摆好狗仔的姿态,好让我插入。我绝对相信眼前的不是人类,因为人类的女性绝不可能会善解人意到这种地步。这下子才清楚看见她的小穴。天啊,嫩得捨不得摘下的,粉红带桃,含苞待放般。

 



「嗯啊……麻烦你……温柔一点……」我其实已经没有用力,只是轻轻的拨开她两片小阴唇。蜜汁就像倾泻般流出。我让那已经肿到不行的色龟缓缓的迫开路西法粉红色的阴唇,向前慢慢挺动。令我意外的事,路西法的样子竟像处女忍受初夜时般楚楚可怜,完全不像演戏。幸好路西法的分泌十分多,肉棒塞了少许后便变得顺畅,而且虽然她的穴很窄,却相当有弹性。

「呃……怎幺会这样,妳是处女?」我用力顶入去时,感觉到顶穿了什幺东西,血液渐渐流出,我知道是处女膜了。

 



「嗄嗄……不要紧的……请继续插进来吧……」本来我就没打算停下来,她的阴道里又暖又湿,爽到不行。我不再多想,沙织说甚幺要对付使魔皇帝保护人类的使命,早就随着我的抽插一下一下的遗忘了。眼前这个娇柔的女性,我完全无法想像能对人类带来甚幺灾难,现时我只会紧搂着她的腰,加紧的往前刺入热烫的花穴里。

「啊噢……太舒服了……哦哦……」路西法紧闭着双眼,样子可爱到不行。我双手揉搓着她的乳房,果然是那种无可比拟的手感,而且细心欣赏她的肌肤时,完美得没半点瑕疵,滑不留手。我那已经无法克制的慾望完全发洩在她的乳房和蜜穴里。

 



「呃…嗄……好厉害…嗯……爽死了……呀……快点……玩弄……路西法的……乳头……哦」于是我照着她的吩咐,一边推挤她的乳房时,一边挑逗她已经变硬的乳头。她的呻吟几乎叫得一发不可收拾,嘴唇流着唾液。样子虽然清纯却被操得像个淫妇一样乱叫。幸好刚射完了一次,不然她扭动腰部时我又要再洩射了。

这样的抽送不知过了多久,全身都快舒服得要麻了,只知道我抽插的动作越来越快。路西法其实也差不多,娇喘声音越来越大,也越来越甜美。阴道不断收缩準备要吸收精液般,我知道她快要高潮了。其实我也好不了多少,刚才我就一直在忍,但下半身完全不能停下,就算几次在转姿势时休息,但插入去不久又受不了。终于,在我终于抵挡不住那致命的快感,即将爆发出来之时,我紧紧的抱住了路西法的柔软的身体,狠狠的吻住了她的樱唇,舌头一面互相纠缠,一边在她子宫的最深处喷出无数的精液。

 





「唔唔……啊嗯…喔……嗯嗯嗯嗯嗯!!!」同样在高潮的她想要放声淫叫却又被我堵住了嘴,只能紧闭着眼同时接受我的吻与肉棒的冲击。她承受着我强劲的喷射,两条美腿紧紧的缠着我的腰,不让我的身子离开她半毫米,彷彿要我把最后一滴精液都射进去才甘心。我俩享受着淫液在体内流动的微妙快感,我心里感到无比的畅快,幸福,那怕这是最后一次射精,我也甘心情愿……迷迷糊糊之间,我听到姬丝汀在旁唸出一句古怪的咒文,身体变得飘飘然……接着就睡过去了。

  也不知时间过了多少后才醒过来,总之身体好像没甚幺力似的,我想大概是做爱做得太多了。张开眼睛望望四周,看见了姬丝汀还有阳太……等等?我看到了自己?!我再低下头望一望自己时……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怎幺胸部多了一对乳房,肉肉……肉棒不见了,只剩下一条细缝,上面还有白色的液体在流出,发生了甚幺事?

「姬丝汀……到底……呃…我怎幺变成女声了?!」我开声时,传来的声音跟以前不一样,是把清甜的女声。

「阳太……不好意思了,要借你的身体用一下。」姬丝汀伸出舌头做了一个鬼脸,但我可完全笑不出来。

「想不到这幺简单就解除了天使长的封印,而且还得到了魔力这幺丰厚的身体。」我眼前的阳太用熟悉的话语说话了。「趁着精液还在妳的体内,马上把妳变成性奴也不错,嘿嘿……」

「不……我不要……呜…」我马上就察觉到情况了,我跟路西法的身体对调了,是姬丝汀,这家伙懂得操控别人灵魂的魔法,刚才我和路西法做爱之后,姬丝汀把我们的身体对调了。更甚的是,现在的情况,我体内流着阳太肉身的精液,只要他施展「性奴化」的话,我以后就会对他为命是从了。难道我的下半身,就要服侍一个男人的肉棒?被逼做出各样羞耻的事吗?听着他唸唸有词,我的心都消化了,刚才还在性慾的天堂中,转眼间就要跌入地狱了,果然是色字头上一把刀,自作自受了。

「嘭嘭嘭嘭!!!」突然一声巨响,一根木棍打在阳太的后脑勺,整个人马上仆倒了。

「呀……皇帝陛下……你怎幺了?」姬丝汀连忙去扶着使魔皇帝,亦即是现在的阳太。这个救主的脸容我肯定无法忘记,是琴乃!!

「快点走!!」她把已经吓得发软的我拉走。我眼看姬丝汀唤着皇帝,我的身体离我越来越远了。

  现在的时间是破晓,逃脱的我和琴乃,联络上了沙织,得以在她家中安顿。幸好大家都在熟睡当中,我们都没有被甚幺人发现,不然两个裸女行在路上,不让人强姦才怪。

「琴乃,你没事就好了……害我担心了一整晚。」沙织见到琴乃后,立即相拥起来。接着各人简略地报告了今晚的情况…实在今天晚上发生的事太多了。先是我把她们两人打败,淩辱,然后沙织和琴乃因为变身前跟男人做爱而失去魔力,结果无法阻止姬丝汀召唤使魔皇帝。

「使魔皇帝的确是被姬丝汀召唤了出来没错,那时的魔力我也感受到。但就算是召出来,使魔皇帝的灵魂应该仍然是被打败牠的魔法天使封印的。」沙织问道。

「我也不太清楚,我恢复意识时,只见到阳太正在对这个女的在施法,于是我立即阻止了。」琴乃和沙织同时望向我。

「其……其实,我才是真正的阳太。」我用着一把自己都听不惯的女声回应她们。

「………………」房间内一片死寂,似乎大家都说不出任何话。

「我说……我是真正的阳太,我的身体被皇帝夺走了。」接着听到两人的尖叫。

「你你你……你竟然变成女人了?!」琴乃无法想像的惊讶。我只好向她们说出真相,自己因为好色,闯下弥天大祸。

「那不就糟了吗?」说完后,我们都问她说甚幺事。她解释︰「我想天使长以前打败皇帝后,用自己的身体来封印牠的灵魂,所以被召出来的,应该是封印着皇帝灵魂的天使长。」

「怪不得那时我看到这个身体有一只像水晶般的翅膀,说起来,现在为什幺不见了。」我摸摸我的背部,十面光滑,并没有带着原来的翅膀。

「所以我才说糟糕,天使长被妳夺去处女后,失去魔力,封印就立即解除了,所以翅膀才会消失吧。而且因为你的身体已经是半人半使魔,姬丝汀才能把皇帝的灵魂转过去,假如是人类的话就没那幺容易了。」一是一个个坏消息袭向我,原来姬丝汀一早就有预谋,才劝我出卖自己的身体给使魔。这回真的彻底的输了。

「甚幺?阳太就是那个半人半使魔的变态丝袜魔王?」说起来,琴乃之前一直不知道我的身份。「原来就是这家伙害我们被人强姦和淩辱,这下子就你变成女人,真是活该了∼」

「算了吧琴乃,其实我们也有责任的。」到这个时候沙织竟然还肯维护我,又或许大家看到我失落的表情,连想破口大骂的心情也失去了。我想变成女人后,楚楚可怜的样子较惹人同情吧。

「那现在还有甚幺办法?」琴乃接着问道。

「我也不知道……使魔皇帝一定会用阳太的身体来侵袭人类的……而且我们暂时还未能回复魔力……」沙织说罢,琴乃又开始用目光集中对我的愤怒,就算不用听,都知道她想说的话就是︰「一切都是阳太惹的祸」。

「等等……那为什幺刚才皇帝和姬丝汀都不追上来,只要给我和琴乃一记魔法,就没有后顾之忧了。」等了好几秒,我接着说︰「我仍然在阳太的身体时,魔力就已经所剩无几,难道牠们的魔力同样也用尽了?」

「也有这个可能。」沙织回答。

「那牠们现在一定会四出侵犯人类以补充魔力,只要在牠们回复足够魔力之前抓到牠们便可以了。」沙织和琴乃似乎都表示认同,那幺接下来的事,就是互相的捉迷藏,看看谁能先收拾对方。另外我还得想办法要姬丝汀把我的身体还原。

「话是这样说,但皇帝必定会召出低等使魔来袭击我们。我们也得回复魔力随时跟牠们战斗,我和琴乃的话,魔力会慢慢回复,可是阳太的话怎样?」沙织的问答还真让我摸不着头脑。以前只要透过不停的H就可以获得魔力,但现在的情况,难道我要找男人来做爱?

「阳太现在的身体不就是天使长的身体吗?大概跟我们一样天生就可以回复魔力,只要中途不跟男人做爱就可以了。说不定,还能变身一起收拾使魔。」琴乃这说法让我和沙织都十分意外,但要是真的如此的话,倒是比跟男人做爱好多了。

「嗯…也对呢,说不定天使长的身体魔力会更加强大,可以重新封印魔王。」沙织刚说完,太阳就刚好升起,彷彿大家都重拾希望之光了。我看见二人经过一夜的转折,已经十分疲累,便提议先休息,改日再议。

「也对呢,那幺明天在学校再谈谈详细的作战方法吧。」沙织说。

「等…等等……我现在这个样子,怎幺能回学校?连身份都没有。」我立即提出异议。

「嘻∼没关係喇,我们是学生会的职员,耍点小手段让妳也入学吧。」沙织说得自信满满的。「不过先要给妳改一个新名字……原来的名字已经不能再用了。」

「吓?」我倒没想过这个问题。

「细心一看,其实阳太现在是个大美人,皮肤又白,头髮的颜色像樱花一样……嗯……就叫白鸟爱樱吧,怎样?」沙织提出。

「噢∼挺好听的名字嘛,以后就叫妳「小爱」或者「小樱」。」连琴乃都讚成。两人对于我的名字十分兴奋,硬要我接受。两人的要求无法拒绝,我暂时就得以「白鸟爱樱」的身分生活了。

  沙织借了一套衣服让我走回家,由于时间尚早,街上几乎都没有人。但我还是有点害怕,要是皇帝突然出现的话,再次把我强姦然后变成性奴的话。说起来,我们三人的身体,都被皇帝现在的肉身夺去贞操,所以假若战败后被牠侵犯,就铁定要成为牠的性奴了。越想越不得了,幸好平安地回到家门口,但是妹妹现在还认得我吗?

「主人……你回来了?」雪奈迎接我回来,她似乎还在睡觉中,因为她正在穿着我送给她的透明吊带睡衣和丝袜。

「雪奈,你认得我?」太好了,原来就算肉身被转移,性奴化的魔法仍然在作用。

「……嗯……说起来倒是有点怪怪的……主人,应该是哥哥……但明明妳就是雪奈的主人。」似乎她的思想仍然有点混淆,这点我可以理解。我先拖着她入屋,然后简略地说明了情况。

「总之雪奈妳先把我当成是阳太的女朋友,让我在这里暂住吧。」

「那幺哥哥……不…爱樱姐姐如果不找回身体的话,那…那雪奈不就不能再享受妳的大肉棒了吗?」雪奈担心起来了。如果我仍然是男生的话,倒是会很高兴。

「放心吧,哥哥仍然是心爱着雪奈的。」我紧紧的抱紧她,果然还是家人的温暖,能让我放下心来。

「嘻嘻∼其实我也想要一个姐姐疼我…」这小丫头还真会撒娇,以前是这样,现在也是。

「对了,雪奈……可不可以……教我怎样戴胸围?」我在沙织家中借了个胸围,可以戴上后不怎幺舒服。雪奈听后,忍不住就哈哈的大笑出来了。

 
丝袜大魔王16-初嚐女性的羞耻

(作者︰Alpha Wing)


  昨天这个时候,我用粗大的肉棒抽插着妹妹的嫩穴。一天之后,竟然发生如此巨变。拥有自豪肉棒的身体被抢走,换来的,竟是一个美女的躯体。幸好父母长期不在国内,倒也不用想如何向他们交待;学校方面,暂时以病假为由缺课吧。另外还要想想搬家的事情,毕竟姬丝汀她知道我的住址,很可能随时袭击我们……问题真的数之不尽。还是好好洗个澡,冷静一下自己。实际上,我对于成为女人后的身体,感到十分好奇。洗澡时,我对着浴室的镜子,好好打量一下自己的身体。身高大约166cm,三围是89F - 60 – 83,完全能匹敌沙织和琴乃的完美身形,但这坚挺又硕大的乳房,原来拥有她们也蛮辛苦。我看着自己的身体几乎变得着迷了,美人的脸蛋加上胜雪的肌肤,头髮像樱花一样的颜色,没有一根开叉,每一条都像丝一般幼滑,难道魔法天使们都拥有这样完美的身体吗?

 



我把双手的食中指伸到粉红色的乳头上轻轻一捏,「啊…」一种莫明的快感立刻从乳头传到全身。我再将右手移到下面的阴户,轻轻的将她拨开,虽然昨夜已经破处,但仍然是那样的鲜嫩迷人,我只是不小心碰到阴核,便感觉到一种无力感的舒服。再按摩一下,没想到下面就已经湿了,液体从阴道中缓缓流出。

「啊呀……下面好敏感…嗯……」我不知不觉就淘醉在两种感觉之中,到底是这个身体十分敏感,还是女孩子都是如此,我就不得而知了。我掰开自己的细缝,对着镜子看到自己的阴道口微微张合,我大胆的伸出中指慢慢的插进阴道里。「噢噢噢……」像是被电到一样的感觉走遍全身,阴道紧紧的吸住我的手指,我将中指继续往里探索,只感到阴道里的淫液越来越多。

 



「不能的……怎幺可以乐中其中……嗯…可是……噢…找到G点了…停不了…呀……啊啊啊!!」前身明明是男人,可是现在竟然在自慰于女性的身体。但脑子已经一片空白,手指在阴道里乱挖,忽然碰到了G点,一下子快感攀升,喷得全个浴室都是淫液。我一面喘气,一面在享受高潮过后的余悸。跟作为男性时不同,刚才的性慾并没有因为性高潮而退减,反而更想再刺激下去。但最后我还是沖了个冷水凉来竭止住自己的性慾。

  我打开了雪奈的抽屉,希望找一些女性的衣服。结果连一些像样的都没有,胸围反正不合适就算了,内裤都是T-back。外衣方面,除了为角色扮演而设的衣服外,其余的上半身衣服都是暴露的为主,下半身一条裤子也没有,全都是迷你裙。其实都是自己自作自受,让妹妹成为性奴后就把她的衣服大清仓,全部换成性感的衣物,来满足自己的慾望。在几乎无可选择的情况下,我选了一件无袖的白色丝质的吊带背心和粉红色的百摺迷你裙,看起来算是最正经的了。可是我戴不上妹妹的胸围,只好让乳房直接和背心接触,但由于吊带的领开得很低,从正面看已经能能出整条乳沟,稍为弯低腰的话,大概连乳头都会露出来的形状都浮现出来。至于那条裙,短得不知所谓,几乎连屁股都盖不住。内裤的话,只好穿上一条粉蓝色的繫带蕾丝丁字裤。这些性感的衣物原本是买给雪奈的,结果现在只得自己受了。身为男性时,倒觉得这些打扮十分悦目;但变成女性后,我竟然会感到羞耻。但现在后悔也太迟了。

  这时我在雪奈的一个抽屉里,发现了一大堆恩物,是我以前送给她的高档丝袜,有些还没开封的。现在成为女性,倒想试试穿丝袜的感觉。我拆开了一双桃红色的丝袜裤,慢慢将它捲起至足部的位置,然后把它套在脚尖上。这时心脏已经跳过不停,蜜穴开始渗出淫水。我轻的把丝袜捲过我的小腿至膝盖,同一步骤,换穿另一只袜筒。然后捉住丝袜的边缘,慢慢向上边套边放,直至大腿和屁股都被覆盖。虽然是第一次穿丝袜,但整个过程十分顺畅,因为平时看妹妹穿得太多了(当然是我要求她穿给我看的)。我将丝袜稍作调整,好让那夺目的桃红色均匀的分布在我每一吋腿部肌肤上。

「噢……感觉好美啊……」我感觉这一刻的自己真的变成了女性一样,对着镜子陶醉在自己的美貌上。从外观看,雪白的肌肤在桃红色的丝袜下变得若隐若现,这点我从不少女性身上已经观察过。但真正被丝袜包裹的着的感觉,却是第一次体会,原来是这幺妙不可言。我忍不住抚摸起自己的美腿,不愧是高档的丝袜,手感相当滑,而且不论我如何用力抚摸,也没有走位,仍然紧贴保护着我嫩嫩的皮肤。不知不觉,手就摸到丝袜的裆部,这里早就湿出一个水印来。

「啊啊……好舒服……哈…喔……」我又不禁沈醉在自忍的快感里,用纤幼的手指按摩着那伙敏感的小豆子。虽然隔着丝袜和内裤,但快感已经直逼脑袋。不!!要停下来,我到底在做甚幺,竟然因为穿起了女性的衣物就兴奋起来?明明内心是个男性!!糟了,难道已经跟这个身体同化起来了吗?不但喜爱漂亮的装扮,还因为自慰感到害羞……算了,反正再自慰的话,丝袜就快湿得无法穿着了。最后我稍为整理一下自己的衣装,穿上一双白色的高跟鞋,就出门口了。

 



正在我走向火车站的途中,我实习如何穿高跟鞋走路,10cm高的鞋跟,还真是不容易适应。但我倒是明白了为何高跟鞋是美腿最佳的陪衬。因为穿高跟鞋时,不免要用力保持平衡,这会令小腿看起来更结实修长。同时我也发现一路上我吸引着众人之目光,因为裙子短的把整条丝袜美腿毫无保留的与人分享。不少人带着淫邪的眼神望着我的大腿根部和胸部,甚至有较大胆的尾随在我身后,他们的目光紧紧的落在我美丽引人遐想的双腿和臀部上,大概因为我还不太熟习走路,屁股一扭一扭的,不知不觉勾引了他们。

当我买票后走上月台的阶梯时,尾随的男人们死盯着我不得已露出的裙下风光,让他们饱览一餐免费的春光。要不是我也曾身为男人,也是每天都盯着那些穿着短裙的女性看,或许会十分讨厌他们吧。但是美女的春光,确实是难得一见,现在我就当作是做椿好事吧,反正被他们看一下又不会少块肉。事实上,被这幺多人淫邪的眼神视姦,我有点喜悦和兴奋。

 



火车到了,但因为是上班时间,车厢的人很多。我上车后,被挤进一个角落里,双手抓紧扶手才避免被人撞跌。慢慢我感到四围的气氛有点不对劲……糟了,我忙了现在是女性,应该上女性专用的车厢,这下子我不就成了在色狼堆中的肥羊羔吗?我还没想清楚,便感到下半身同时被几只手给触摸,有的用力的揉了一下我的臀部、有的则是轻轻划过我穿着丝袜的腿。我尝试尽力去竭止他们的淫行,但一双手怎样防御,仍然被他们轻易入侵下半身,我的裙子已经被捲起了!!

「啊……」我轻轻的叫了一声。眼前的是两三个着西装的男士,他们很合拍地侵犯我,一个负责抓实我的双手,一个在前面主攻,还一个的手在我后面扰动。三人颇高大,刚好形成了一道人墙,使外面的人无法看到我被侵犯的情况。

  他们一开始只是试探性质,手背轻轻的扫蕩我的美腿和玉臀。现在我并没有身份証,根本不能呼叫救助,万一惊动了警察,问题就大了。他们见我只是作一些无意义的反抗,大概认定我是那种怕惹麻烦的女性,便开始肆意地揉捏着自己的臀峰。有力的五指已经完全陷入嫩肉,或轻或重地挤压,好像在品味我美臀的肉感和弹性。

(啊…明明…技巧这幺烂……嗯……我竟然……会有快感?……)我娇嫩的脸上不由地泛起一片绯红,我自己对女性的身体也是了如指掌,现下这几个男人只不过是像野兽般的享受猎物,并不算有技巧的爱抚,可是我的身体却不受控的分泌出淫液,幸好都被内裤和丝袜吸掉,不能让他们知道的话……但即便如此,短裙下,丰盈的大腿和臀峰正被人恣情地猥亵,浑圆光滑的臀瓣时而被轻抚、被力捏,时而被向外剥开、又向内挤紧。

「小姐……妳是我们癡汉同好会见过最美的猎物……」其中一个较年长的癡汉轻声的在我耳边说话。

「求求你……不要在这样了」原来是集团式的癡汉,我知这次没希望了,但还是说出了拒绝的话。就再我全神感觉下面时,向我说话的癡汉伸出左手隔着我的背心紧握着我的胸部,慢慢的揉握着。

 



「噢……不只下身穿繫带的丁字裤,上身连胸围都没有,小姐,妳穿成这样子出街,是小看男人吗?」癡汉发现后,便更加大胆,竟然拉起我的小背心,白皙丰满的胸部立刻裸露了出来。我的双手被他牢牢的抓在背后,完全阻止不了,只得看着眼前的两位人墙对着我的巨乳看傻了。

「他妈的淫女……这对肉球又大又挺…我实在忍不住了。」两个原本作为人墙的癡汉一人抓住了一个乳球,吸吮着粉嫩的乳头。

 



「啊呀……不要……嗯……」被侵犯着双乳已经事小了,最麻烦的是,人墙已经发挥不了作用,附近的人已经看到我为两个男人哺乳的样子。大家都看呆了,刚才走进车厢的美女,现在竟然露着乳房被男人玩弄,我只能不知所措的合上双眼。如我所料,外面的人并没有打算帮忙,反而瞪着双眼来看这个在色狼群中的羊羔。癡汉们的行为反而被人以英雄式来看待,我的繫带内裤被扯开也好,观众们都会报以淫笑来表示支持。

「呦!竟然没有带胸罩,好淫蕩喔!」
「身材太好了吧,要是能摸一下胸部……」
「喔!!穿的是繫带内裤,不就是方便男人操她吗?」
「看到了看到了……小穴外没有阴毛……实在太淫蕩了,明明样子这幺清纯的说。」

  我顾不了别人对我的身体在议论纷纷,我的精神只集中在下身的几根热源上。我就知道他们竟不知廉耻的掏出了肉棒来。但他们似乎并不在意,反而隔着丝袜在我的臀沟、大腿和三角地带来回摩擦。

「嗯……啊嗄……太…太过份了……嗯」坚挺灼热的肉棒,隔着薄薄的丝袜,竟会如此的灼热,粗大、坚硬、烫人的肉棒,我几乎感觉得出龟头的形状!身后粗长的肉棒已经一寸寸挤入我夹紧的双腿之间,前端已经紧紧地顶住我臀沟底趾骨间的紧窄之处,火热坚硬的肉棒在我修长的双腿的根部顶挤着。原本保护我下半身的丝袜,反而成了帮兇,幼滑的质地加上已经湿透了的小穴口,更帮助癡汉从后用肉棒在小穴下摩擦。没想到成为女性后还未够一天就要受到如此露骨的刺激,心砰砰的乱跳,情慾渐渐高涨,一丝丝淫液从丝袜渗出外面。

「被不认识的人侵犯竟然湿成这样子,看妳真是淫得不行。」后面的癡汉双手用力把我双腿叉开,现在我的姿势彷彿正和男人从背后插入的性交。

「不要……啊……不要做这样下流的动作……」心中哭泣般的求告毫无效用,因为我现在所面对的是两只性慾的野兽。

 



「哼……这是扭动着屁股的人的要求吗?一点说服力都没有……」我竟然不知不觉地配合着癡汉的行动,他掐着我的乳头,急速的前后磨擦。不一会,我感到丝袜变得粘粘湿湿。我向下瞄了一眼,见到三角地带和大腿上流着白色的精液。纵使这样,癡汉的活动并没有停止,肉棒继续磨擦我的小豆子。

「啊啊……不行……啊…啊……洩出来……哦喔喔喔……」敏感的乳尖和阴核在癡汉的亵玩下,快感一波一波地袭击全身,终于我忍不住高潮了,淫水流过不停,要不是被后面的癡汉抓实我的臀部,我就整个人倒在地上了。不过他也只不过是为了在我的丝袜和短裙上擦乾他的精液而已。

「呵呵……小美人,在这幺短时间就被搞到洩身的人,没有多少个。接着,要给妳更爽的事情。」前面的癡汉在我的丝袜上撕了一个小破口,然后用龟头顶在我的阴道口,莫非他要插进来?不行的,现在跟男人做爱的话,就储存不到魔力了;而且,我自己本来也是男人,怎可以跟男人做爱呢?!但身体并不是这幺想,阴唇口一收一合的明显就是在催促那条阳具快点插进来,太不知羞耻了,还说是甚幺天使长的身体,比妓女还要下流!!

  我的双手仍然被后面的癡汉抓住,不用反抗。当下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力站高一点,不让肉棒这样容易被插入。幸好爱樱的小穴十分紧窄,癡汉尝试了数次,也插不进来。

 



「看妳还能忍耐多久?」第三个癡汉这时把我的右脚擡起,让小腿和大腿折叠,好使他的肉棒能被夹在其中。这下子,我的身体就只靠高跟鞋的细跟和前端来支撑。三个癡汉同时抚摸我的身体,加上刚才高潮时,身体早就没气力了。结果左脚一软,身体向下压的时候,私处就被龟头塞入去了。

「啊!……」我被人插入了。但是并没有十分厌恶,阴道被逼开的感觉,充实的感觉迈遍全身。癡汉慢慢的在我身体出出入入,我口中以娇嫩的呻吟声回报他。然而混杂在列车行驶声音的环境中,声音根本就听不见。可是享受交沟的样子,却被多人所看见,我留意到某些人已经拿出手机在拍摄。可是在这幺多人面前被强姦,身子竟然兴奋莫名。

「哦噢…这妞子的小穴……太紧了吧……爽死了……啊呀……」癡汉在我面前喘息,他猛力的在我阴道里抽插,几乎每下都顶到底;同时我感到粉颈、乳头,正被后面的癡汉偷袭;而抱着我右脚的年青癡汉,则落力的操着我的桃红色丝袜。我整个身子血脉贲张,脑中意识逐渐散涣,急促的喘息声,身体因为性慾而感到火热。

「噢…她的大腿和丝袜……嗯……感触太好了……」
「这幺弹手的乳房……我也是第一次碰……」
「啊啊……阴道里……更加爽……忍不住了…快要射了……唔唔……」

「呜…呃……不要……唔…不知……啊……会不会怀孕……嗯……」这个身体还不知会不会怀孕,总之被内射了的话……呜,已经阻止不了,我明白男人喜欢内射,除了因为那种征服感外,最大的原因,就是没有人会想从极乐的快感中抽离。

 



「在喜欢的女人身上射精,是每个男人的梦想……啊…呀……射…射了……噢噢噢噢」肉棒在我的子宫里射出火热的精液,被精液冲击的下体也发出着高潮的讯号。接着我也差不多失神过去,只知道右脚上、臀部上,又再成为精液的禾场。癡汉们也乏力再抱着我的身体,我只得呆坐在车厢的地上,任由淫水和精液从小穴中流出来。被三个男人在大庭广众中玩弄,自己的肉体居然产生狂潮性感,已经是无可否认的事实。

 



「列车即将到站,请乘客小心车门……」一段广播把我从性高潮中带回来。列车到站后,我顺着人潮,摆脱那几个癡汉,头也不回的冲出车厢。

  刚才的是梦吗?但是在我的高档丝袜上的精液却是如此的实在。我走到了厕所里,好不容易才把精液抹掉。本来乾脆想不穿算了,可是内裤遗留在车厢里(这大概成为了癡汉们的战利品),不穿丝袜的话,短裙子根本盖不住私处。要是被人看见的话,又惹来不知甚幺麻烦。我只好穿着被男人的精液蹂躏过的丝袜,一步一步的走向百货公司。

  接着倒是遇上不少令人心情转好的事情。果然美女的待遇就是不同,只要向男售货员抛眉弄色,折头多的是。而买内衣时,更被女店员大讚我的身材。

「小姐妳的乳房真是又大又坚挺……腰又幼…真令人羡慕。」不知不觉我也变得像个女孩子高兴起来,一个不留神,就买了一大堆内衣裤、丝袜。开裆的、吊带的、五颜六色的都有,而且全部都是贵价货,质料极好。我也很享受选丝袜时的感觉,一双双尤物任我选择。作为男生时,稍为多望一眼都被女售货员报以奇怪的目光,现在可以光明正大的买了。

接着我又走进了一家鞋店,买了一双细跟高跟鞋、短靴和长统马靴。本来想买平底的,但还是觉得丝袜衬高跟鞋最好看了,所以还是尽量忍受一下吧。之不过无论哪一间服装店都好,卖的都是性感的短裙和坦胸露背的上衣,全都因为害怕被魔王(亦即是之前的我)针对而改卖性感的女装。这下怪不得谁,只买入自己的恶果。经过一轮闲逛后,买了几件背心、紧色运动服、露脐眼的上衣以及几条迷你裙和旗袍。幸好以我现时的身型,不论穿甚幺衣服,都是惹火诱人。

  回家时,我已不敢再乖火车,只好坐计程车回家。可是坐在后座时,裙子向上缩,整条丝袜美腿都尽现出来。司机从倒后镜中不时看得入神,几乎要弄出个交通意外。回到家里,终于可以放鬆一下,我急不及待要试穿一下今天的收镬。唔……就穿穿那件红色的旗袍吧,反正以我的身材,一定会很好看。果然贴身剪裁的中国旗袍,就是拥有巨乳幼腰和修长美腿的女性才能相得益彰。配上黑色丝袜和高跟鞋,简直就是完美。我陶醉在自己的美丽时,「叮噹」……门铃响了,大概是雪奈放学回家吧,要向她展示我今天的收镬,怎知门后的人竟然是……

 



「慎吾?!」糟了,一不留神就说漏嘴,爱樱应该不认识他才对。都是因为意想不到出现的会是他。

「妳怎幺知道我的名字?妳到底是谁?」他似乎比我更惊讶,应门的,竟然是一个自己所不认识、却又认识自己的美女。

「我……我叫白鸟爱樱,是阳太的女朋友。因为阳太经常在我面前提向你的,所以我知道你一定是慎吾了。」没办法之下,我只好说谎了,反正这个谎,只有我本人才能拆穿。

「啊啊啊啊啊∼∼这小子竟然搭上了这种美女」就算慎吾没说出口,从他的表情我也看得出他心里说甚幺了。

「你来这里有甚幺事吗?」我接着问。

「雪奈说他病了,我想来看看他而已。」我才不信慎吾会这幺好心,反正都是来找我借东借西罢了。

「对啊……似乎患了甚幺急病,现在去了医院。」我这样说,当然就是不想他走进来。

「这样子……那他进了哪一所医院?」他对着我这个美女,装出一副关心朋友的样子。

「阳太说他不希望被人骚扰,所以不能说哦。他还有好一阵子才能会来,如果他回来的话」我希望尽快的打发他走。

「那没办法了……那幺白鸟小姐妳在帮阳太看家吗?」这厮还不死心,想搭讪到甚幺时候。怪不得到现在还没有女朋友,搭讪的技巧差得令人气结。

「是啊。」我忍耐着,向他微笑了一下。他见我没甚幺兴趣,準备转身就走,突然又转回来。

「不好意思,可以借个厕所用一下吗?」他竟然出到这招。算了,给他用一下又能怎样,待他用完了便赶他走。我邀请他进来,指示他厕所的位置,然后便继续整理刚才买回来的衣服。

「白鸟小姐……不好意思,我这里有点麻烦,可以过来帮忙吗?」这家伙又怎样了,儘是些麻烦事。我走出房门,慢慢的行去厕所,突然被人从后抱住,然后把我扔到沙发上。我还未回过神来,就被慎吾压在身上……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共1条数据,当前1/1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