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梦新欢 - 旧梦新欢

来源:   发布时间:2019-11-29 01:46:36   浏览次数:10658

这次来港老同学的聚会中,我可以和嫣嫣久别重逢,实在太兴奋

高中毕业以后才第一次见面,一别就是十二年,双方都是已经三十岁左右了。当时在内地就读高中三年级的时候,我和嫣嫣曾经是一对恋人。然而毕业之后,时随景迁,嫣嫣让父母作主嫁给了一位港客的儿子。而我也和另一位同事结婚了。我曾经对太太提起中学时代有一个恋人叫邱嫣嫣,我太太并没有吃醋,反而好奇地说道﹕喂﹗是怎幺样的一个女人呀﹗我倒想见见她哩。留在我记忆中的邱嫣嫣还是个少女,眼前的嫣嫣虽然谈吐成熟多了,但模样儿并没有很大的变化,还是那副娇媚的容貌和不肥不瘦的身段。我去打电话时,嫣嫣也藉打电话走过来。「好久不见了,你好吗﹖」嫣嫣手里拿着电话,嘴里却向我问好,说话时露出洁白的贝齿。「高中毕业之后,我还是一直记挂妳呀﹗」我答非所问地回答她。「我默默地结婚,你生我的气吧﹗」嫣嫣显出有夫之妇气定神闲的样子,察看着我的神情。「令我很失望,好像生活都没有意思了﹖」「是吗﹖」嫣嫣高兴地笑出来了。

然后我们一起到一个静一点的位置坐下来,互相谈起各自别后十二年的经历,嫣嫣说她有了两个男孩,一个读小学三年级,一个读小学一年级。我难以置信地望着嫣嫣。嫣嫣已经有过两次生育,仍然保养得这幺好。你呢﹖」嫣嫣望着我问道。「我有了三个孩子﹗」「哦﹗原来你也当了爸爸了呀﹗」嫣嫣也以惊奇的眼光望着我。「现在约妳出来吃饭行吗﹖」我问道。「白天才可以,晚上我要带小孩子。」「那我祇好请假了﹗」我说道。「光为了一餐饭就请假吗﹖」嫣嫣用神秘的目光望着我问道。「过去我们曾经在课堂的椅子下偷偷地接触过,难道再也不能更进一步吗﹖」「你是说偷情这回事吗﹖」嫣嫣有一点脸红地问。「妳有没有意思呢﹖我现在还是很想和妳抱一抱呀﹗」「我都想呀﹗但是我丈夫醋劲很大,又很鲁莽。万一让他发现了,有可能打死你的呀﹗」嫣嫣低声说道。sosing.com「祇要能和妳好一次,死了也甘心呀﹗」我笑道。「别乱说了,你真的那幺想我吗﹖」「是真的﹗我恨不得现在就抱住妳玩一场。」「太让你失望了,我都三十岁了﹗」嫣嫣笑道。「并不失望呀﹗我也是三十岁啦﹗」「我虽然不敢偷情,但是也不是没有办法的。」嫣嫣低头悄悄地说。「有什幺好办法呢﹖」我兴奋地追问。「夫妇交换呀﹗」

「夫妇交换﹖﹗」「是的,我丈夫虽然很吃醋,但是他对西方的换妻游戏很兴趣。最近他还对我提起过加入本港的换妻俱乐部,不过我怕那里太复杂。」「妳很了解妳丈夫吗﹖」我问道。「我不敢说完全了解,但是我相信这件事祇要我答应就行。所以祇要夫妇交换,你就可以抱住我,你要把我怎幺样都可以的﹗我丈夫就抱你太太,这样行不行呢﹖」嫣嫣说时,以一种奇妙的,认真的表情望着我。

我刚才曾经说过﹕抱一抱嫣嫣,死都不怕。虽然觉得自己的妻子要让嫣嫣的丈夫去玩,有一点不是味道,但总不能不答应吧﹗于是我说道﹕「祇要我妻子肯,让妳丈夫抱一抱也是不要紧的。因为我很想要妳呀﹗」「这就好了,其实我十二年来一直忘不了我俩当初那一段抵足传情的日子,一想起那时的情景,我心里就痒起来,恨不得即时让你抱住任玩呀﹗」我望着嫣嫣含情脉脉的秋波,心里也涌起一阵少有的冲动。不过这里毕竟不是适当的场合。我将卡片交给嫣嫣之后,为了应付这个场面,就分别和其他同学叙旧了。

回来之后,我对太太一说,她就笑了起来。我却觉得有点失望,本来我认为她听了应该愤怒拒绝的。「原来你对嫣嫣还是那幺难忘的呀﹗」我太太边笑边说。我忙说﹕「祇不过是试一次,了却当年的旧愿而已。」「行呀﹗不过,若是换了以后,你觉得嫣嫣比我好,而提出与我离婚,我可不依你哟﹗」我太太说着就依入我怀里。「不要说这些啦﹗玩她一次我就满足了﹗」「那好呀﹗但是我还有一个条件。」「妳说出来呀﹗」「我在中学时也有一个同学,他很喜欢我,我也喜欢他。但是我和他一起时,他向我求欢,我害怕而和他断绝来往。所以现在我也希望和他们交换一下,就是这条件﹗」「妳有这个男人,我还是第一次听妳说。」「因为平时没有必要说呀﹗」「现在妳同他还有联繫吗﹖还有约会吗﹖」「他有打电话约我,不过我带着小孩不能赴约﹗」「妳跟他提过交换的事吗﹖」「说过了呀﹗是他提出的,他说祇要能玩我一下,他的太太让你玩都无所谓的。」「他倒也很大胆开放呀﹗」「你也差不多呀﹗」我太太在我怀里娇声说道﹕「为了玩你的邱嫣嫣,就把我去给陌生的男人玩﹗」我吻了吻太太的脸蛋,抚摸着她的乳房说道﹕「好了,我也成全妳们,不过祇此一次,交换之后,如果妳们继续偷偷摸摸,我可不答应哦﹗」「绝对不会的,如果要玩,还是採取交换的形式呀﹗」「那时我或者会拒绝了。」「我敢说到时你绝对不会拒绝的﹗」「为什幺妳感这样断定呢﹖」

「他姓姚,姚太太是一位二十三岁的美女。还没生过孩子哩﹗比我还小四岁呀﹗这样一位年轻的住家少妇,你没有理由不喜欢的呀﹗」「祇有二十三岁吗﹖」「结婚才两年,对你来说很划算呀﹗」我暗想﹕在肉体方面,也许那位年轻的少妇要比自己的太太要好得多。「嫣嫣的丈夫多大年纪了﹖」我太太问道。「比嫣嫣大十岁,四十了﹗」「哎哟﹗好像叔伯了,不过或者比你更懂得怜香惜玉,玩起来也许更有趣,可以领教更多东西哩﹗」

三天之后,我接到嫣嫣的电话。「你太太同意了吗﹖」嫣嫣的声音很爽朗。「同意啦﹗」「我这边也行了呀﹗」「几时开始搞呢﹖」「大后天是星期六,就来我家吧﹗小孩子们九点钟就睡了。九点半我们就可以开始玩了呀﹗」嫣嫣还把她家附近的目标物祥细地介绍了。「你太太不会正是经期吧﹗」「不会的。」「那就好了,我也会洗得乾乾净净等你来抱我。到时你如果找不到地方,就打电话上来。」「好吧﹗星期六晚上九点半,我和太太到你家去。」我放下电话后,裤子里那根东西,不自觉地举起来了。

当天晚上,我把这事告诉太太后。心情特别兴奋,就和她玩了一场。第二天晚上,我又是缠着她不放。「你现在若不储存能源的话,到时和嫣嫣搞时就不行了呀﹗」可是太太越是这样劝说,我越是紧抱着她不放。我想和嫣嫣贴肉拥抱的心情与日俱增,但是另一方面,又觉得自己本来独自拥有的妻子也快赤裸地落入别人的怀抱。这两天,我就是在这种矛盾的心理下晚晚插入太太的肉体里,弄完了还是紧紧地搂住她的娇躯不放。

直到星期五晚上,我太太坚决不让我插进去了,甚至连睡衣都不让脱去,才一夜相安无事了。但是我仍然不停地抚摸着她的乳房和阴部。「你让我睡吧﹗我知道你很疼惜我,但是也不用担心我一个晚上就会让人家玩坏了呀﹗」太太柔情地安慰着我。星期六晚,我太太找来她嫂子代为看家,我就带她到嫣嫣家去了。一路上我心潮翻滚,越想越慌乱。但是没办法啦﹗不这样的话,自己就得不到嫣嫣的肉体,失去另一种乐趣。我这样地安慰自己,可是心情还是十分沈重。


嫣嫣的丈夫嘉铭头髮已经花白了,我生硬地和她打着招呼。我太太在嘉铭面前也显得很拘谨。嫣嫣把我们带到客厅,分给每人一罐啤酒。嘉铭一边大口地饮着啤酒,一边说道﹕「我已经四十岁了,嫣嫣还是狼虎盛年。我觉得要为她想个办法,就提出夫妇交换的事。嫣嫣一直说不要,后来遇你们,才决定和你们交换了﹗」嘉铭喝了一口啤酒又对我说道﹕「不过她一答应了之后,我又觉得让她被别的男人抱去玩,心里很不是滋味,不过我决定的事是不会改变的。今天见到你,又觉得很顺眼的,所以我也放心把她交给你啦﹗」「我的心情也是和你一样的,刚才一路上还是非常矛盾和混乱哩﹗希望你和我一样疼惜我太太吧﹗」说着我故作大方地把我太太推到嘉铭的怀抱里。

嘉铭搂着我太太坐到对面的沙发上。嫣嫣把客厅的电灯调暗了,也向我投怀送抱。「你要不要沖凉呢﹖」嫣嫣温软的身子依在我怀里。两座乳房紧贴着我的胸部。「出来时我和太太一起沖过凉了。」我的下面立刻挺起来,顶在嫣嫣小腹下面。「我俩也是刚刚洗过澡呀﹗」嫣嫣将下腹紧贴我凸起的部位。嘉铭已经隔着衣服在触摸着我太太的胸部了。嫣嫣就和我嘴对嘴地亲吻,俩人的舌头互相交捲着。「啊哟﹗……」我太太低声叫出来,原来嘉铭的手已经强行摸进我太太的裙子里面了。接着我太太的裙子被掀开,嘉铭的手腕穿过桃红色的底裤,已经摸到她的阴部了。「哇﹗好湿滑了呀﹗」嘉铭笑着说道。「晤﹗不要嘛﹗羞死啦﹗」我太太扭动着细腰,双手却勾着嘉铭的脖子没有抵抗。「妳平时也是这样多水多汁吗﹖」「不知道﹗」

听到我太太和嘉铭的对话,我腿根那条越来越硬了。嫣嫣从我裤腰伸手进去捉住,轻轻地握着套了两下。「我们进房吧﹗」嫣嫣提议,我点头同意。嫣嫣拉着我的手离开客厅,走到一间房里。床上已经铺好了被褥。嫣嫣把我的上衣挂到衣架上,又把我的外裤也脱去了。然后她背着我脱去了上衣和裙子,祇穿着乳罩和极薄的内裤。「我先上床啦﹗」嫣嫣把我将内裤撑起的肉棍儿又摸了一下,转身钻到被窝里。并解下奶罩放在床头柜上,顺手将床头灯拧暗一点。我把剩下的一条内裤脱去,也钻入被窝里。嫣嫣热情地搂住我,我也用手去抓住她的乳房摸捏着。虽然我太太比嫣嫣还要年青三岁,但是这时候我觉得嫣嫣的肉体更具新鲜感。也许这是对未曾熟悉的女人肉体,所产生的一种好奇心在使然吧﹗我摸向嫣嫣的小腹,嫣嫣的内裤还未脱去。于是我掀起被子,替嫣嫣脱去内裤。「终于有机会让你脱我的裤子啦﹗」嫣嫣含羞答答地捂住自己的脸,挺起腰身,让我把她的内裤脱掉,嫣嫣身体上最神秘的地方终于披露出来了。

嫣嫣的阴毛比我太太茂密得很,一阵女人的体香,温柔地向我袭过来。我慢慢分开了她的双腿,芳草之间出现了一条粉红色的肉缝,两片小唇的颜色比我太太的深好多,这颜色也许是记录了嫣嫣十二年来的性爱历史吧﹗我轻轻拨开她两旁闪着滋润光泽的唇儿,发现她的肉洞儿却仍然是粉红鲜嫩。特别是那颗晶莹的小肉粒,正在微微颤动着。我忍不住用嘴唇去吮吸,还用舌头去添弄。嫣嫣浑身颤抖着,肉洞里溢出了好些液汁。「我痒麻得很,停一下再弄好吗﹖」嫣嫣抚着我的头说。看来她真的消受不了啦﹗我停止了一切动作仰卧下来,嫣嫣立即挪动身子,把我昂首向天的肉棒子全部衔进她的小嘴里。这一意外的行动,使我又吃惊又感激。嫣嫣用手指捏着肉棒的根部,一会儿上上下下地舐着,一会儿又含入嘴里吞吞吐吐,那种湿滑和温软的感觉令我实在陶若欲醉,我感觉就要射出来了。便搔弄着嫣嫣湿润的肉洞口的小唇儿,说道﹕「嫣嫣,妳弄得我好兴奋哦﹗让我进入妳这迷人的小肉洞吧﹗」

嫣嫣立即吐出我的肉棒,仰卧着分开大腿。我骑了上去,嫣嫣用手指将肉棒带到洞口,我的身子一沈,终于第一次和我多年来心所记挂的女人真正地交睽了。

嫣嫣温柔地抱住我,我忽然感觉到这种的拥抱,我太太要肉紧得多。而且我太太爱液的分泌也要比嫣嫣多一些。我突然联想起太太这时大概也正在被嘉铭压在身体下面姦淫吧﹗嘉铭会不会鲁莽地弄痛她呢﹖我太太的感觉又如何呢﹖一个又一个的疑问,令我充满了妒嫉,又将这妒嫉完全发泄在嫣嫣的肉体上,动作显得格外剧烈。「你好利害呀﹗我让你玩死啦﹗」嫣嫣可是肉紧地搂住我的手臂,毛茸茸的阴部也极力向我的肉棒迎凑。「啊……射进来吧﹗啊哟﹗我又酥麻啦﹗」嫣嫣放浪地呻叫着,下体开始有节奏地收缩着。我放鬆了自己的忍耐力,趁势在嫣嫣的肉体内喷射了。嫣嫣全身微微震慄着,接受了我在她肉洞里第一次射入的精液。我把肉棒从嫣嫣湿淋淋的毛洞里抽出来。从枕边抽出纸巾垫在嫣嫣的下身,嫣嫣的肉体还在不停地抽搐着。「哦﹗对不起啦﹗」嘉铭突然推开门坐进来了。他祇穿着一条内裤,而嫣嫣这时仍然仰面朝天,一丝不挂的躺在床上,祇有两腿间还塞住纸巾。「再三吩咐过你了,还是让人插进去啦﹗」嘉铭虽然笑着说,却用妒嫉的目光,注视着嫣嫣湿淋淋的下体。「没有插进去呀﹗你出去嘛﹗」「撒谎可不行的,我检查一下就知道了,一定是让他射在里面了,才这样湿滑。」「他要玩,我能不让他插进去吗﹖你刚才不是也插进他太太那里吗﹖」「不行,我一定要教训你﹗」嘉铭边说,边脱去内裤,扒开了嫣嫣的双腿,除去塞住她肉缝的纸巾,就把自己的肉棒塞进去了。而且一面动作,一面对我笑道﹕「对不起啦﹗我听见她的叫声,实在太兴奋了﹗一定要干她一场才行呀﹗」我也笑道﹕「嫣嫣很听你的话,是我强行插进去的,你千万不要怪她呀﹗我太太在那里呢﹖我也想去看看她。」

「在对面房间里,客厅另一个房门就是了。」嘉铭头也没回,专心地压住嫣嫣肉体上,在我刚刚注入浆液的肉洞里进进出出,弄出了「卜滋」「卜滋」的声响。我记挂着自己的太太,没有继续看下去。穿上一条底裤,就到我太太所在的房间去了。柔弱的灯光下,我看见太太好像很疲倦的样子,身上祇穿着内裤和歪歪斜斜地戴着乳罩。我脱去内裤,赤条条地躺到她身边,我太太也战战兢兢地向我靠拢。我把她的内裤脱掉,她也赶紧把奶罩除下来了。「妳同他做过了吗﹖」「你呢﹖」我太太不敢正面回答。「好好地做过了一场啦﹗」「射进去了吗﹖」太太担心地握住那根东西问。「当然射进去啦﹗」「嘉铭可没有射出来呀﹗」太太伏在我胸前说。「插入了吧﹗为什幺不射出来呢﹖」「插进去了﹗」我太太小声的说。「不过她好像记挂着他太太,所以射不出来﹗」「是吗﹖那幺妳这里岂不是没有得到他的滋润了﹖」我笑着说,且用手指挖进她湿滑的部位。「去你的﹗你是喜欢我让人家玩透才开心哩﹗」太太扭动着身子撒娇地说。「不是这意思呀﹗我是认为既然交换了,妳也该得到应有的快感嘛﹗」我一边摸捏着她的奶子,一边哄着她。「嘉铭称讚我身体很好。你可是一次也没有像他那样讚过我。他有没有在你面前称讚过我呢﹖」「还没有哇﹗」我回答。「那你认为我和嫣嫣比较起来怎幺样呢﹖」太太反问时好像特别留意我的表情。「胸部,这个地方,都是妳比嫣嫣美呀﹗」我再次在那湿滑的肉洞挖了一下。

「嘉铭最初也想彻底地玩我的,他在客厅就把我浑身上下都摸遍了,你和嫣嫣进房之后,他也把我抱到这里。他先把我脱得一丝不挂,然后也要我帮他脱得精赤溜光。他把我放在床上像鑒赏古董一样摸玩我肉体的每一个部位。嘴里就讚不绝口。」「那妳又是怎样为他服务呢﹖」我故作大方的问道。「嘉铭讚得我很开心,我就乖乖地让他玩摸我的乳房,也继续让他用手指把我下面翻出来细看。后来他就插进去了。我被素不相熟的男人摸玩和插入,高潮好像特别来得快。才让他弄一会儿,已经酥麻了。嘉铭称讚我好多水汁,更加起劲地插我。我真的让他玩得好兴奋,不过我怕你回去会笑我,也担心影响你和嫣嫣肉搏的情绪。所以我强忍住,不敢叫出来。祇是小声地在他耳边哼哼。」

「我在玩嫣嫣的时候,也是记挂妳在让人家玩的呀﹗不过后来我疯狂地让不平衡的情绪在嫣嫣的肉体上发泄了。」「嘉铭就是在那时不行了呀﹗本来我觉得他已经快射出来了,可是他太太欲仙欲死的叫床声传过来,他就浑身不自在了,后来索性扔下我到你们门口窥视。一知道你们弄完,他就闯进去了。是不是去骂嫣嫣呢﹖」「他责怪太太让我插进去,当着我的面,就按住嫣嫣干下去啦﹗」「哇﹗真可怕﹗其实他有什幺理由阻止太太让你插进去呢﹖那时他都已经插入过我的身体了呀﹗」「俩公婆耍花枪嘛﹗看得出嘉铭是很爱嫣嫣的,这也许是一种情趣吧﹗」「你就不同了,你巴不得我让人家玩死,好另找别人。」太太娇羞地在我又硬起来的肉棒子轻轻打了一下。我分开她的双腿,骑了上去。「你不会嫌弃我让人家插进去过吗﹖」「不觉得呀﹗妳不还是一样很可爱吗﹖」「奇怪﹗」太太把我的肉棒纳入他的肉体里,又挪了挪小腹,让我更深入一点。并说道﹕「我在让嘉铭插时,心里还是想着你呀﹗」「嘉铭没有射进去,妳有何想法呢﹖很想他射进去吗﹖」

「我是想尝试第二个闯进我身体里的男人,最高峰的一刻是这幺样的表现。但是嘉铭听到他太太叫床的声音之后,我就担心他不能跑完全程了。」「不过他也算带给妳从来没有过的刺激吧﹗」「这点我也不否认,虽然他的硬度,大小,运动的节奏都差过你,但是这一种新奇的环境的确让我产生莫名的兴奋。还有,让男人玩玩插插,就扔下不管了,这也算是从来没有过的刺激吧﹗」「话虽这幺说,刚才如果妳大声地叫,我可能也会跑过来看看呀﹗」「这幺说,你更爱我了。」「是呀﹗」我肯定地说。「啊﹗亲一亲﹗」太太甜甜地说。一面轻舒着双腿,挺起腰身摇动着。

我也继续默默地耕耘,直至我太太发出淫声浪叫,嘉铭和嫣嫣也闻声过来看热闹,他们已经沖洗过了,却双双赤裸裸的进来。我还是第一次在有观众的场合下做爱,显得很不自在。嘉铭把嫣嫣赤条条的身体推一推,嫣嫣不很情愿地过来对我说道﹕「我先生很抱歉刚才的不是,现在他想向你太太陪个礼了﹗」我当然知道是怎幺一回事了。便对太太笑道﹕「怎幺样呢﹖」「你放心过去吧﹗」我太太望了嘉铭一眼,风趣地对我说﹕「等一会儿如果我被他玩得叫了起来,都不必过来理我呀﹗」

我不禁笑了出来,接着离开太太的身体,随着嫣嫣走出来时,回头一望,嘉铭已经站在床沿,高举着我太太雪白的大腿,摆好姿势,準备插入我太太的肉体了。嫣嫣拖着我回到刚才的房间,祇见床铺已经整理过了,我暗暗觉得嫣嫣实在细心。嫣嫣让我仰卧在床上,然后骑上来,把我的肉棒吞入小腹下的丛林。「我老公像小孩子一样,刚才他过来弄我几下,都没射出来,又心里思想去玩你太太,我祇好和他去洗一洗,然后再和你商量。真不好意思」「哦﹗不要紧的,我们又可以多玩一次啦﹗」

这时两个房间的门都没关着,我的位置刚好看见我太太已经让嘉铭的肉棒插进去抽弄着。我太太也见到嫣嫣在套弄着我的肉棒。嫣嫣见我注视对面房间,也停下来回头去看她丈夫玩我太太。一会儿,我太太高声呻叫起来。嘉铭像受到鼓励,益发起劲的让他的肉棒在我太太的肉体里急促活动着。嘉铭终于抽搐臀部的肌肉,在我太太的肉体里喷射了。我见到我太太也肉紧地抱住嘉铭。

我太太一如平时待我一样,拿出纸巾要替嘉铭揩抹。嘉铭接过纸巾,捂住我太太被他插进去的部位,让他的肉棍儿慢慢退出来。然后亲热地把我太太抱到浴室里去了。「你放心吧﹗我老公虽然鲁莽,但是粗中有细,刚才是一时情急,否则一定会玩得你太太好开心的呀﹗」说着她仍然用原来的姿势套弄我的下体。「嫣嫣妳累了吧﹗躺下来休息一会儿吧﹗」我揉着她的乳房说。嫣嫣俯下来,双乳紧贴着我胸部,小腹底下仍然捨不得和我分开。「啊哟﹗痒死了咦﹗不要啦﹗……哎呀﹗你的舌头……我受不了……﹗」我太太浪笑的声音从浴室传出来。看样子嘉铭在用舌头戏弄他哩﹗「你太太玩得多开心呀﹗」嫣嫣笑着对我说。「妳也开心吗﹖」「当然开心啦﹗我盼望了一个星期了,今晚才可以真正让你插进来。刚才又被我老公骚扰,现在我总算暂时拥有你了,我真的很满足了﹗」「我们换一个姿势玩好吗﹖」我向嫣嫣提议。「好呀﹗你想玩什幺花式呢﹖」嫣嫣高兴的问。「我们到客厅去玩好吗﹖」「好呀﹗我也要让老公看着我让你插进去,叫他习惯习惯。」

于是我和嫣嫣光脱脱的走到客厅里,我要嫣嫣伏在餐桌上,昂起个大白屁股让我从后面插进去。这时浴室的门打开,嘉铭和我太太一起走出来。嘉铭一眼看到他太太让我按在餐桌上弄,又紧张地走过来。「老公,是他要我这样子的呀﹗」嫣嫣赶快叫起来。「我不是不让妳们这样玩,妳别叫呀﹗小心吵醒小孩子嘛﹗」嫣嫣回头望着我笑了笑,我有心在嘉铭面前射入他太太的肉体里,双手抓住嫣嫣的一对乳房,狂抽猛插了好几下,就肉紧地抵在他的白屁股一泄如注了。嫣嫣要他老公帮手拿纸巾过来。嘉铭也真的听话照做了,不过当我抽出来之后,他就狠狠地在嫣嫣的大白屁股上打了一巴。嫣嫣赶紧拉着我溜进浴室。


我们沖洗之后出来,我太太已经穿着整齐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了。嘉铭也穿上睡衣坐在她身旁谈笑。我和嫣嫣入房穿上衣服,也到客厅坐下来。我太太起身坐到我身边来,嫣嫣则拿出一些吃的东西,大家边吃边閑谈。嘉铭当着嫣嫣面前称讚我太太长得漂亮。我也大方地表示有兴趣另日可以再交换。

回到家里,已经两点多钟了,我太太要我陪她再沖洗一次才上床。我虽然很累了,但明白她是要在我面前洗去一些被别人玩过的阴影。所以还是顺了她的意思。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共1条数据,当前1/1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