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颂——五畜同床 - 欢乐颂——五畜同床

来源:   发布时间:2019-11-29 01:46:36   浏览次数:9299




    傍晚的魔都,灯火通明喧嚣依旧。吕岳仰坐在沙发上,满意地望着自己这所
刚刚布置好的又一个新家。

  吕岳今年27岁,是绅彙集团老总的公子。他们吕家经营绅彙集团数十年,在
好几个领域都有业务分布。如今吕岳带领的子公司刚刚在魔都这里开设了分部,
吕岳在此处购置房産除了工作,也是爲了方便开展他的业余爱好。

  吕岳的新家位于欢乐颂23楼,他一口气买下了这一层相连的四套房,将隔离
墙打开通道彼此相连。这样一来看似普通公寓楼里便出现了一个五百多平十几个
房间的大寓所。当然,这一切也是按照吕岳的业余爱好来布置的。

  这时从里间走出了一名二十岁出头的女子,穿着一身干练的职业女装,手里
端着一杯红酒放在茶几上:「吕总,都收拾好了。」

  吕岳点点头:「好,辛苦你了。」

  「那——吕总您先休息?」

  「不急,时间还早呢。」吕岳说着,端起酒杯喝了一口。

  那女子看到吕岳的眼神便已心领神会,迈步来到吕岳身旁双膝跪下,高耸的
胸脯贴着吕岳的双腿摩擦。随后她解开吕岳的裤扣,将肉棒含在嘴里熟练地啜吸
起来。

  这女子名叫林淑韵,二十六岁,是吕岳的助理,同时也是吕岳调教出的一名
资深性奴。

  吕岳的业余爱好就是调教性奴,每当他将那些性格高冷,拒人于千里之外的
女人内心的欲念释放出来,成爲胯下承欢的欲女,他都会感到十分满足。但吕岳
只是在享受调教的过程,当一个女人彻底臣服在他胯下时,他便会寻找新的猎物,
而那些被他玩腻了的性奴往往会转送给别的同好。

  但林淑韵算是个例外,她从高中时便成了吕岳的性奴,后来吕岳出资送她去
上大学,毕业后仍留在身边工作。这当然也是因爲林淑韵精明乖巧,有她在也能
帮吕岳不少忙的缘故。

  林淑韵的口技十分娴熟,一条柔软的香舌不断在吕岳的肉棒上滑弄,没过多
久肉棒便已高高耸立。吕岳伸手拍了拍林淑韵的肩膀,林淑韵心领神会,随即转
身站起,上身趴伏在飘窗上,将包臀裙提到腰间,裤袜连同内裤一起褪到膝盖,
双腿分开,圆润的屁股高高翘起。

  吕岳走上前去,双手揽住林淑韵的小蛮腰,坚挺的肉棒在她温润的阴唇间轻
轻滑动,林淑韵的嘴里情不自禁地发出几声呻吟。吕岳动手将林淑韵的西装外套
和衬衫的扣子解开,内衣向上拉起,握住那对柔软的乳房用力揉搓。林淑韵的肉
体开始变得滚烫,渗出的淫水将肉缝浸的湿漉漉的。

  吕岳轻轻在林淑韵耳边说道:「小骚妞,玩了这麽多年,还是一捏就出水。」

  林淑韵还未来得及说什麽,吕岳腰间用力一顶,肉棒已是全根没入林淑韵体
内。

  吕岳顺手将飘窗的窗帘拉开,一边欣赏着魔都五光十色的夜景,一边奋力在
林淑韵的肉缝中抽插。没过多久,林淑韵已经是高潮叠起,无力地瘫软在飘窗上。

  吕岳将林淑韵翻过身抱起放在飘窗上,将她修长的美腿抬在肩膀,脚上的高
跟鞋已经滑落,肉色的裤袜和内裤还晃晃悠悠地挂在脚踝上。吕岳就这样在魔都
的夜景中,一遍遍地将自己这个小性奴送上高潮的云端……

  一个多小时之后,吕岳心满意足地躺在床上,林淑韵一丝不挂趴伏在他的小
腹上,用嘴仔细地清洁吕岳的肉棒,几缕粘稠的精液从她的肉缝和菊花中流出,
慢慢淌到大腿上。

  林淑韵将肉棒舔净,抬头见吕岳正望着天花板出神,便撒娇般地说道:「吕
总,在想什麽呢?」

  吕岳回过神来:「哦,没什麽……」

  林淑韵却娇滴滴地凑到吕岳耳边:「是麽?难道不是在想那个电梯里遇见的
美女麽?哈哈……」

  「你说什麽——」吕岳故作生气,伸手捏住林淑韵粉红的乳头。林淑韵娇嗔
一声,扑倒在吕岳身上不断扭动着腰肢……

  林淑韵猜的没错,她和吕岳下午上楼时在电梯内偶遇一名女子,看上去约三
十岁左右,身材高挑,气质出衆,一身名牌服饰,打扮的极其干练。微微卷曲的
长发披散在肩头,言谈举止都显得极富修养,很快便吸引了吕岳的注意,让林淑
韵都感到有些妒忌。

  林淑韵趴到吕岳耳边:「吕总,想知道那个大美女是什麽人麽?」

  吕岳一下子来了精神:「怎麽?你认识她?」

  「谈不上认识,只是碰巧知道她的底细。她叫安迪,是纽约归国的高级商业
精英。现在是一家跨国投资集团的高管,首席财务官。不过据说这人是个出了名
的冰山美人,待人接物都十分冷淡,不容易接近……」

  听了林淑韵所说,吕岳心中更是对安迪起了强烈的好奇。

  第二天,吕岳来到公司办公地点,他没想到居然这麽快就又遇到了安迪。

  他刚走进办公室还没坐稳,便接到了属下的彙报,前些日子公司正在推动的
一个并购项目,本来一切顺利,今天一早对方却突然改了主意,弄得本方措手不
及。最终这个项目还是被另一家投资公司抢去。

  吕岳的脸色立马沈了下来:「究竟是怎麽回事?对方爲何会反悔?插手的那
家公司又是什麽来头?」

  属下将目前所知的情况一一作了彙报,原来对方一直在同时和多家公司商谈
并购的事,而另一家公司在最后抛出了更有利的条件,而且非常巧妙的比吕岳的
公司高出了一分,最终成功签约。

  而这家公司参与此事谈判的负责人,正是安迪。

  吕岳的兴趣一下子被提了起来,他略一思索后吩咐下去,此事就不必再提,
另寻其它的合作项目。而在他心里则已经牢牢锁定了自己的目标。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吕岳也试图多方了解和接触了安迪,情况果然和林淑
韵所说的一样,安迪性情高冷,不易接近。但吕岳却并未灰心,反而更加兴趣浓
厚。结果没过多久,一次意外的情况,让他发现了突破口。

  那天他正在家中健身,外面突然响起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吕岳打开房门,
见门外站着四个陌生的女孩。

  最前面的两个女孩二十出头,气势汹汹像是要来叫阵,尤其是其中一个梳着
齐肩长发的女孩,咋咋呼呼的指责吕岳的动静太大打扰了她们,另外一个马尾辫
姑娘在一旁附和。

  另外一个戴眼镜的女孩显得有些文静,一直在劝说她们。第四位美女年纪更
大一些,约莫三十岁左右,像是她们中的大姐头,但看上去也更加世故圆滑。她
本来也是一同来向吕岳兴师问罪,但却站在后面静静地看着,当她发现吕岳房内
奢华的装修后,眼神和态度明显发生了一丝变化,转而劝说起了自己的姐妹:
「筱绡,莹莹,算了吧,别人也是才搬来不久,大概不知道楼下有人,把事情说
清楚就算了吧。」

  几人互不相让,在门口叽叽喳喳的吵做一团。吕岳都看在眼里,将她们让进
屋里。毕竟是小女生,几份昂贵的零食就给哄好了,除了那个闹得最凶的女孩仍
然有点一脸不屑的表情,其余三人很快就消停下来。

  吕岳得知她们都是楼下的住户,很客气地向她们道歉,表示不会再打扰到她
们,四个女孩也心满意足地回去了。

  她们走后,吕岳随即给林淑韵打电话,要她想办法打听到楼下四个女孩的情
况。林淑韵的消息确实灵通,第二天一早,一份详细的资料便发送到了吕岳的邮
箱。

  「曲筱绡,24岁,有名的富二代,回国经商曆练,性格古怪倔强,虽然不学
无术,但精于人情世故……」

  「邱莹莹,23岁,从小城市来魔都打拼的小职员,有点莽撞,容易犯二……」

  「关雎尔,22岁,实习中的外企职员,典型的乖乖女……」

  「樊胜美,30岁,外资公司职员,办公室资深职员,爱慕虚荣,家境不好而
且重男轻女,挣的钱都给哥哥还赌债了……」

  吕岳翻阅着这些信息,嘴角扬起一丝笑意:「不错,就先从她开始吧。」

  …………

  这一天樊胜美下班后,回到自己的房间倒在床上,心情很是烦躁,她爸妈又
给她来电话催着要钱了,她哥哥的赌债有增无减,已经没地方可躲了。樊胜美也
是无计可施,她也实在筹不到钱了,忽然她好像想起了什麽,拿出手机翻出了一
条信息。

  这是一条关于放贷的消息,还款利率之低让她不敢相信,原本樊胜美把它当
成诈骗信息,此时却又有一丝动心,万一是真的呢?

  樊胜美混迹职场多年,她对自己的判断力很有自信,她按照信息上的联系方
式加了好友。樊胜美觉得如果对方是骗子,自己一定能看出来。

  对方很快有了回应,樊胜美对借款的事情详细做了一番了解,觉得还是靠得
住的。但她还是留了个心眼,决定和对方见面详细谈一次。

  周末下午,樊胜美準时赶到约定的那间咖啡厅,林淑韵已经在那里等着她了。
樊胜美哪里知道林淑韵的身份,而且樊胜美常年从事HR工作,关于金融贷款方面
知之甚少,被林淑韵轻轻松松便忽悠住了,再加上家里实在是催逼太紧,她也无
心多想,很快便签下了第一笔借贷合同。

  在回家的路上,樊胜美还有些后怕,担心是否会上当受骗。还好,第一笔借
款很快就到账了,樊胜美这才放下心来,觉得凭借自己的生活阅曆,哪有这麽容
易就落入圈套的。

  殊不知这种借款的口子一开,便难以收场,加之哥哥的赌债也是越欠越多,
很快樊胜美便背上了一笔又一笔的借债。好在还贷利息确实很低,而且借款方也
一直没有催逼,樊胜美的日子总算还过得下去。

  不料一个多月后,催促还款的消息一个接一个的发来。樊胜美仔细比对了几
份贷款合同,这才发觉每份合同的某一期还款日期都重叠在了一起,结果就是到
了那一天,她将一下面临一笔十几万的还款。这下樊胜美傻了眼,四处求告无门,
当律师函寄到她手里的时候,樊胜美脑子已经是一片空白。

  就在樊胜美走投无路的时候,接到了林淑韵发来的消息。听了樊胜美的哭诉,
林淑韵给他指点了一条路:「姐,这样吧,我可以安排你和我的老板见一面,他
会接下你的债务,帮你还清。」

  樊胜美似乎抓到了最后的救命稻草,根本就顾不上去想其它的事情:「真的?
怎麽会有这样的好事?这样一来不就相当于我欠了你们老板的债麽?那……那以
后该怎麽还呢?」

  「这个不用担心,不必还的。或者,準确的说应该是,你见到我们吕总之后,
当面还清这笔欠款就行了。」

  「当面还清?可我没有钱啊,分期都还不了,怎麽可能当面一次还清?」

  「姐,你傻啊,你虽然欠的是钱,可还的不一定是钱啊,要不爲啥要你当面
去还呢?明白了吧?」

  樊胜美的心砰砰直跳,她当然明白是什麽意思,但心里十分矛盾。既担心被
骗财骗色,又有些经不住诱惑——只要做一次,就可以了结所有的债务,这对她
来说可是个难得的机会。

  「姐,你可以考虑一下,同意的话我会把地址发给你。」林淑韵的消息又发
了过来。

  樊胜美下定了决心回複道:「好吧,我去。」

  「好的,我和老板联系一下,一会告诉你时间地址。」

  十分锺后,林淑韵又发来微信,樊胜美看着这个地址不禁一愣,这不就在自
己楼上麽?难道是那天去过的那家?不会这麽巧吧。

  到了约定的那天,樊胜美敲响了楼上的房门,吕岳早已等候多时,将樊胜美
请进屋里,爲她倒了一杯红酒。

  樊胜美环视着屋里奢华的装潢,心中豔羡不已。吕岳在她身边坐下:「樊小
姐,看来这件事你已经考虑好了,也知道该做些什麽了吧?」

  樊胜美把心一横:「我明白,不过吕总,既然是交易,那总该……」

  吕岳笑道:「当然,当然。樊小姐有顾虑也是正常的,你家的情况我也大致
了解。这样吧,我现在就转账给你,除了欠款之外,再多加二十万,你拿去交给
家里。」

  樊胜美不由得心跳加速:「你……当真……」

  吕岳二话不说,当即拿起手机做了转账。樊胜美惊喜之余,心里也知道,该
来的终究是会遇到。

  吕岳望着樊胜美:「我答应过的事已经做到了,那麽接下来,樊小姐应该知
道该怎麽做了吧。」

  樊胜美犹豫片刻,仿佛下了决心一般站起身来,开始慢慢脱去外衣。

  吕岳坐在一旁满意地欣赏着这一切,这也是他一贯的习惯,每个新得手的女
人,吕岳一定会想法让她自己乖乖的宽衣解带,这样才会有一种满足感。

  樊胜美慢慢地将西装外套和衬衫短裙脱去,只剩黑色的内衣裤,端庄的白领
丽人立刻变成了风骚性感的小女人。她坐到床边,将肉色丝袜脱下丢在地上,露
出两条丰腴光洁的长腿。

  「继续啊,还有呢……」

  在吕岳的催促下,樊胜美将内衣内裤脱下,光洁溜溜的躺在床上。她闭着眼
睛,满面潮红,心里只盼着能快点结束。

  但吕岳却并不着急,像是欣赏一件艺术品一般上下打量着樊胜美的肉体。他
伸手捏住樊胜美的脚丫,沿着小腿一路抚摸上去,慢慢地分开那两条洁白的双腿,
将樊胜美的阴户完整的暴露在眼前一览无余。

  樊胜美闭着双眼一动不动的躺着,任凭吕岳玩弄着自己的身体,心里只想着
能尽快完事就好。谁知吕岳却并不急于动屌,而是细细品鑒着樊胜美的肉体,还
用手机拍下了几十张特写,甚至连臀肉也仔细掰开,给菊花也来了几张。

  欣赏完毕,吕岳解开睡袍,反向骑跨在樊胜美的身上,俯身掰开小阴唇,用
舌尖慢慢挑逗樊胜美的阴蒂。

  樊胜美的身体猛的颤抖了一下,尽管努力压制着自己的感觉,但肉缝中还是
很快便被淫水濡湿。吕岳自然早就察觉到了樊胜美的变化,一边继续挑逗,一边
将自己已经坚挺多时的肉棒送到樊胜美的面前,轻轻地在脸上摩擦。

  樊胜美早已不是处女,她自然知道吕岳的意图,只是极力抿着嘴唇不想就范。
但吕岳却不依不饶地将肉棒抵着她的红唇,樊胜美稍一松懈,嘴巴刚张开一条缝,
吕岳便趁机将肉棒插进去一半。樊胜美被上下夹攻,索性也横下一条心,将面前
的肉棒含住套弄起来。

  吕岳沿着樊胜美的阴唇一圈圈挑逗下来,一边用力操着樊胜美的小嘴,每一
下都深入她的喉咙。眼见这个女人被自己玩弄的兴起,阴道的肉壁已经开始有节
奏的一下下收缩,他知道樊胜美已经快高潮了,便转过身来掰开樊胜美的大腿,
将沾满口水的肉棒猛地插入肉缝。

  樊胜美只觉得下体传来一阵快感,不由得身子一抖,但她还保留了最后一点
理智:「吕总,别——套——带上套——」

  吕岳那管这些,抓着樊胜美的手腕压在床上,一下接一下的插入她柔嫩的花
心。终于樊胜美不再挣扎,上身瘫软在床上,双手抓着床单,双腿却紧紧缠着吕
岳的腰。吕岳也腾出双手,一手抓着樊胜美柔嫩的奶用力揉搓,一手捏着阴蒂。

  樊胜美终于高潮了,两条光洁的腿用力踢蹬着,肉缝急剧地缩紧,大量的淫
水顺着屁股流到床单上,嘴里喃喃地喊着:「操我……要喷了……用力……操我
的骚逼……」

  樊胜美发情的样子都被吕岳用手机拍了下来,他还嫌不满意,又将樊胜美的
双腿扛在肩上,将她的屁股向上抬起,整个骚逼完整的呈现在镜头前。吕岳移动
着手机,将肉棒在骚逼中抽插的过程以及樊胜美脸上陶醉的表情都录了下来。

  吕岳看着面前的一双玉足,忍不住在樊胜美的脚心舔了一下,樊胜美顿时如
触电般颤抖起来,一股淫水随之涌出。吕岳暗想:「没想到这小婊子的脚丫也这
麽敏感。」他抽出肉棒,随手拍了拍樊胜美的屁股,樊胜美心领神会,翻身跪趴
在床上,屁股高高撅起,双手将屁股掰开,骚逼和屁眼露在吕岳面前,阴毛上还
往下滴着淫液。

  吕岳拿手机对好镜头,随即挺起肉棒将樊胜美如同母狗一般的操着,同时伸
手捏着樊胜美的乳头轻轻摇动,一对白嫩的奶便在胸前晃来晃去,伴随着撞击屁
股的啪啪声和樊胜美嘴里的浪叫,樊胜美很快又来了几次高潮。

  吕岳见时机差不多了,便抽出肉棒,趁着樊胜美还在高潮中的时候,按着她
的头将肉棒插入嘴中,一股浓精射入樊胜美的咽喉。樊胜美已经无力挣扎,加之
头被吕岳牢牢按住,只得将精液尽数咽下肚去。

  樊胜美从高潮中回过神来,眼泪成串的流下,开始匆匆忙忙的穿衣服。吕岳
躺在一旁不紧不慢地说道:「这就要走啊?不多坐一会麽?」

  「不了,我现在就回去。」

  「好吧,以后有需要了,随时都可以过来,不管哪方面的需要,都可以。」

  「不必了,谢谢吕总的关照,咱们现在两不相欠,以后不用再见面了……」
说着,樊胜美已经穿好衣服,匆忙逃出门去。

  樊胜美回到楼下的2202房间,略微整理了一下散乱的头发,之后才推门进去,
进屋后却迎面碰见了邱莹莹,她连忙低下头走过去,生怕被发现什麽。

  她只要回自己的卧室,邱莹莹却在背后叫住了她。樊胜美吓了一跳,还好邱
莹莹并没有看出什麽,只是笑着指了指自己的嘴角。

  樊胜美伸手一摸,只见一绺残存的精液还挂在嘴角上,她连忙胡乱抹了一把,
勉强笑了笑便急忙回了卧室。

  关雎尔见状也凑了过来:「樊大姐怎麽啦?今天好像有些不对劲。」

  邱莹莹答道:「是啊,我也觉得。刚才我看见她连喝的酸奶都没擦干净,弄
的嘴上都是。」

  关雎尔推了推眼镜:「不会吧,樊大姐这麽讲究的人居然会这样?不可思议
……」

  …………

  在卧室里,樊胜美对着镜子仔细看着自己的脸。除了嘴角挂着一丝精液,头
发上也沾着一些。樊胜美抓起毛巾胡乱擦了擦,将毛巾甩进垃圾桶里。掏出手机
正想把吕岳的微信拉黑删掉,谁知屏幕一闪,几张照片和视频片段发了过来。樊
胜美看着照片上自己的骚逼正在挨操的特写,还有自己脸上那欲仙欲死的表情,
扑倒在床上用被子蒙着头痛哭起来。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共1条数据,当前1/1页